AD
赌盘网注册>赌盘网平台>「云顶1760.」从600元到400亿再到负债,前陕西首富“壮士断腕”,金花凋零?
摘要: 两年后,吴一坚控股的“金花股份” 上市,上市后的金花股份作为大牛股股价暴涨,10个月内身家涨了4倍。2013年9月,“胡润百富榜”发布,他以42亿元的资产首次登上陕西首富“宝座”,吴一坚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。金花集团结出两家上市公司——高端连锁商业世纪金花,和以制药为主业的金花股份,市值最高时曾达到400多亿元,吴一坚更是身价近百亿,14年蝉联陕西首富。

「云顶1760.」从600元到400亿再到负债,前陕西首富“壮士断腕”,金花凋零?

云顶1760.,长安回望绣成堆,山顶千门次第开。

西安,作为十三朝古都,自古就是文人墨客颂赞之地,曾几何时这里更是世界的中心;

古城南门——永宁门,如今亦是区域闻名的奢侈品零售商圈,多家顶级商场聚集于此,开业已21年的世纪金花正是其中之一。

而它的创始人吴一坚曾坐拥400多亿元的金花集团,更是在2013年、2014年蝉联陕西首富的宝座。

恍忽夜川里,蹉跎朝镜前。红颜与壮志,太息此流年。

​近段时期,对花甲之年的吴一坚来说,可谓至暗时刻:

先是陷入被带走协助调查的漩涡,又遇旗下奢侈品商场接连亏损,而后负债过高资金链紧张,导致股权被司法冻结,接着金花投资债务逾期4.15亿,尔后传出来各种诉讼缠身,之后又是被限制高消费……

“你们崇拜英雄吗?”有一次吴一坚如是问道。“崇拜!没有人不崇拜英雄!”年轻人如此回应。

吴一坚紧接着说:“英雄里面有一种英雄最重要,就是活着的英雄。”

不错,活着最重要,尤其在当下。

对民营企业家而言,审时度势至关重要,该断腕求生的时候,绝对不能顾盼回首,犹豫不决。

毕竟,十字路口的抉择,稍有不慎,一步走错,可能步步皆错。

当然,将世纪金花的控股权拱手易人,情感上必然诸般落寞。现实的残酷就在于,活下来,才是最重要的。

12月18日,金花股份发布公告称,24天前披露的公司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金花集团”)持有的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30.78%股份被冻结。

上述金花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全部解除冻结。

​这一切都离不开吴一坚背后的努力,12月初,吴一坚让出了他持有另一家上市公司港股——世纪金花的全部股份,自此,这位陕西前首富与他苦心经营21年的“西安名片”不再有实质关系。

放弃绚丽斑斓的黄昏,才会迎来旭日东升的灿烂。

说起金花集团,在全国范围内,可能声名不显,但在陕西,在西安,却可以说是大名鼎鼎,在skp、王府井还未入驻西安时,能在世纪金花购物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,奢侈的享受。

​除去体验不说,金花可是坐拥优质地段的优质商业物业,不是核心商圈,就是地铁沿线。

对于割爱世纪金花,吴一坚说:“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。”

知情人士称,其若再不断臂求生,则更难有周转之余地。

不得不提的是,吴一坚这一路风雨而来的故事。

1960年,吴一坚出生在西安纺织城职工医院。

童年时,因为家庭成分问题,吴一坚的成长并不幸福,甚至可以说是与苦难为伍。

可正是童年的苦难经历,磨砺出了吴一坚铁一般的意志,他不但牵挂亲人,更为他人殚精竭虑,而这一切构成了吴一坚身上珍贵的“平民情结”。

吴一坚年少的理想是做一名军人,锻炼自己的身心意志,也是基于此,他在解放军东海舰队上海吴淞水警区37501部队服役的日子里曾多次立功受奖。

服役结束,吴一坚来到西安电力机械厂上班,干着一份日复一日的乏味工作。

1984年,不甘现状的吴一坚,背上行囊,告诉家人 " 我要走了 "。把一向信奉 " 平安是福 " 的老父亲惊了个目瞪口呆。

​于是,他怀揣着仅有的600元,只身南下广州,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。

实际上就是在两地间搞商品贩运,主要是一些录音机,录音带和一些t恤衫,在那个年代还都比较吃香。

一年后,他离开广州到海南,这个一无所有的年轻人一出手就是大手笔,他要筹建一座大型的电子工厂,主产彩电,年产量定为20万台。

在一般人看来,这无疑是痴人说梦,结果不畏艰辛的吴一坚仅仅用了10个月就"造"出了第一批彩电,这速度在业界堪称奇迹,而吴一坚的资产也由他最初南下时的600元变成了3亿元(含地价)。

因为完婚后第6天吴一坚就去了广州,孩子出生时吴一坚也还在海南打拼。所以他总觉得亏欠家人太多。

于是,在1991年吴一坚带着自己挣来的3600万,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西安。

正是在这里,吴一坚的事业到达了新的巅峰。

"金子最珍贵,鲜花最美好"这是吴一坚金花集团名字的初衷。

​彼时,吴一坚看到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,深思熟虑后,吴一坚决定投资房地产,于是他创办了金花房地产开发公司。

4年后,吴一坚又创立金花药业,成为西北地区最大的药品生产基地。

1995年底,金花集团的产业体系明显扩大,开始涉足投资、制药、商贸、交通、房地产、酒店及高尔夫等多个领域,逐步形成庞大的金花投资集团,总资产达4.2亿人民币。

两年后,吴一坚控股的“金花股份” (600080.zh)上市,上市后的金花股份作为大牛股股价暴涨,10个月内身家涨了4倍。金花集团迈向了新的高度。

1998年的暮春,在文化厚重的钟鼓楼之间,由金花集团投资的第一家世纪金花购物中心诞生。

​2000年,世纪金花(hk.00162)成功在香港主板上市。

此后,吴一坚的财富一直在稳步积累。2012年9月,金花投资集团成功入选“2012中国民营500强企业”,位列第143名。

世纪金花的销售收入从最初的2亿余元持续上升,一度站上50亿高峰。

2013年9月,“胡润百富榜”发布,他以42亿元的资产首次登上陕西首富“宝座”,吴一坚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。

“一花开多叶,结果自然成。”金花集团结出两家上市公司——高端连锁商业世纪金花,和以制药为主业的金花股份,市值最高时曾达到400多亿元,吴一坚更是身价近百亿,14年蝉联陕西首富。

对于吴一坚而言,真正风雨来临,是在2015年。

低调,是吴一坚留给外界的一贯印象。

相比某些企业家,吴一坚的媒体曝光率很低,他甚少在公开场合露面,而接受媒体专访的次数掰着指头就能数清。

吴一坚也极其注重外表,花甲之年的他还一直在对抗着中年发福的身材,保持着很好的仪表和气象——这在陕西商人中,几乎无人出其右。

​他是个商人,但更像个时尚达人。所以更多时候,吴一坚就像世纪金花的“代言人”。

不幸的是,绅士如吴一坚,却没能扛得住商业场的疾风骤雨。

世纪金花近年来业绩表现欠佳,从2014年开始利润下滑,2016-2018财年营收分别为11.4亿、11.6亿和10.5亿,期间净利分别为-3.5亿、0.27亿、-2.6亿。不久前的11月22日,世纪金花发布业绩预告称,今年4-9月亏损幅度较上年进一步扩大。

​其中,影响最大的莫过于2015年吴一坚被带走协助调查的事情:

2015年5月的一天,金花股份董事会发布公告,公司董事长吴一坚正应有关部门的要求,协助调查。

尽管吴一坚在4个月后“没事儿”归来,但政府层面不太明确的态度,让银行在面对“金花系”公司的贷款、发债时候犹豫踌躇。

银行犹豫之时,吴一坚拿不到钱,对两个上市公司来讲,是难以估量的打击。

于是,世纪金花由于资金周转问题,拖欠供应商货款,导致商联卡无法兑付。

后世纪金花各地店面纷纷关停,店内品牌陆续撤离,衰颓的气息逐渐蔓延开来...

​囊中羞涩的吴一坚,随后又传来各种不利消息,甚至连高消费都被限制了。

世纪金花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孩子,吴一坚绝不能眼看“世纪金花”没落下去,为缓解债务压力,最终只能选择“断臂求生”。

大风落,代表着西安近30年来商业兴衰的世纪金花易主,让人唏嘘不已。

不过,无论股权怎么改变,也改变不了吴一坚作为西安商界转型提升第一人的江湖地位;改变不了他在陕西企业界豪侠仗义、乐于助人的极佳口碑;更改变不了他对推动中国民营经济,作为陕西民企的领袖和领军人物的地位。

换个江湖,英雄依旧。

参考资料:

野马财经《“陕西首富”惊魂24天》、

走心微时间《吴一坚是商人,更是“江湖”》、

西安新鲜事儿《吴一坚:半生激荡 前路何在?》